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倩女幽魂梗 隐越

小渣饼 

大雕萌妹隐和温润大师兄

  

  1

  

  晨雾还没散,山路隐没在雾气中,晦暗难辨。

  

  陵越御剑飞行,越升腾便越觉雾气甚浓,到了半山腰处,更是只有周身方圆几米之物可见。

  

  修仙之人,五感不俗,视力尤为突出。

  

  陵越身为天墉大弟子,等闲的雾怎会遮了他的眼?

  

  这山,定是有什么蹊跷。

  

  陵越索性收起宵河,沿着石板路往山顶步行。

  

  行至路尽头,陵越抬头望向眼前残破的宅邸,斜挂的匾额上三个字却写得十分工整。

  

  “兰若寺?”

  

  2

  

  这山阴森诡谲,怪物甚多,陵越决定在此逗留几日,查明真相。

  

  若是些不愿被打搅的山间精怪,他便指点一二算作造化。

  

  若是些作恶的邪祟,他便挥剑就砍,绝不姑息!

  

  “道长,这山里雾气好重怕是有雨,可否借处地方避一避?”

  

  陵越循声望去,是个黑发红袍的小公子,眉眼好看的紧,让人心生恻隐。

  

  “……进来吧。”

  

  “多谢道长!”

  

  3

  

  “你这是做什么?”

  

  “好冷啊道长,我想取取暖。”

  

  陵越偏头躲开那小公子呼出的气,却依旧被他楼抱在怀里,挣脱不开。

  

  小公子手脚并用地缠住打坐的陵越,衣袍凌乱松散险些要挂不住。

  

  他额头顶着陵越温热的颈窝,鼻尖暧昧地蹭着道长滑腻的肌肤。

  

  “道长,你给我取取暖啊。”

  

  陵越见那小公子眼角愈发猩红,瞳中赤色隐现,捏了捏宵河却还是没有拔剑。

  

  小公子饥渴难耐,手指放肆地探入陵越领口,在锁骨处打转。

  

  陵越很是无奈。

  

  “这件外袍给你可好?”

  

  4

  

  黝黑山间,破寺庙的窗户里泛着暖光。

  

  陵越动手生火,端正严肃的神情中带着些笑意。

  

  “道长,我还冷。”

  

  “我生了火,你烤一烤会暖很多。”

  

  小公子被他施了定身咒,身上卷着天墉城道服,层层叠叠,像团毛线球给扔在墙角。

  

  陵越被扒得只剩里衣,闭眼烤火打坐,镶着金边的脸温润好看。

  

  “我身上没有多余的衣服再给你了。”

  

  “道长的里衣……”

  

  “不可。”

  

  小公子看着陵越领子的小口,回想方才指尖细腻触感,舔了舔干涩的唇。

  

  “道长。”

  

  “嗯?”

  

  “真是不解风情。”

  

  “……”

  

  5

  

  在山上除魔的这几日,陵越过得很是热闹。

  

  这山每日午时一过便开始起雾,无论阴晴。

  

  雾最浓时,就会有人来兰若寺找他。

  

  第一天是红袍的公子,之后是病弱的书生,迷路的樵夫,化缘的和尚……

  

  那位赤瞳的公子每晚扮演者不同的角色,对陵越动手动脚,却每每都不能得逞。

  

  今晚,突然就换成了个身材玲珑有致,楚楚动人的长发姑娘。

  

  “陵越,你说我这样美吗?”

  

  “丁隐……姑娘很美。”

  

  “你果真喜欢女人!”

  

  “……”

  

  丁隐撩起腿上纱裙,长腿一提轻松搭在陵越胳膊上。

  

  脚腕处的铃铛叮铃作响,搅得陵越再不能专心打坐。

  

  6

  

  “原来你不喜欢你的小师弟?”

  

  丁隐把陵越扑倒在地,趴在他胸上,将自己纱衣脱下,举起一角在陵越脸上来回拨撩。

  

  陵越偏头,努力不去注意丁隐胸口妖艳的图腾。

  

  “我与屠苏亲如手足,再无其他。”

  

  “那你就是喜欢你小师妹了?”

  

  “芙蕖她……”

  

  陵越垂眸看着伏在他胸口尽力撕扯他衣服的丁隐,斟酌着该如何回答。

  

  “乖巧可爱,天墉城上下对她都很疼爱。”

  

  “乖巧可爱?”

  

  丁隐挑衅地抬眉,咬着牙念这四个字,眼红的似要滴出血来。

  

  “你们天墉城尽是书呆子,乖巧可爱也算个本事!”

  

  丁隐说着撕开陵越衣领子,俯身搂住他身子,两人肌肤腻在一处,那融化般的触感令二人舒服地抽气。

  

  陵越眯着眼,任由丁隐一双手在身上为所欲为。

  

  “那你说,是你师妹好看还是我好看?”

  

  “自然是你。”

  

  “嘁,书呆子倒是诚实。”

  

  7

  

  破庙里一夜云雨,第二日一早,丁隐照例没了踪迹。

  

  陵越握着手中一块破纱,御剑下了山。

  

  他记得,丁隐昨夜抱他在胸口,妖异的眼眸中满溢着柔情。

  

  “带我走。去找绿袍拿回我的石头,然后带我走。”

  

  “好,都依你。”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绿袍不是什么陵越三拳两脚就可攻破的江湖宵小,而是个修为深不可测的魔教教主。

  

  可为了丁隐,陵越即便万死也不会退却。

  

  8

  

  陵越这趟下山折腾了半月有余,让天墉城上下担心了好一阵子。

  

  他回来那天遍体鳞伤,显然是经历了一番苦战。强撑到了天墉大门口,便从宵河上跌落下来昏死过去。

  

  手中紧握着一块红色晶石,魔性堪比屠苏的煞气。

  

  芙蕖跟他爹哭了好几通,每天都拽着屠苏要看陵越。

  

  大概七八天过去,陵越才悠悠转醒。

  

  “石头……石头在哪?”

  

  芙蕖见他神色慌张,赶快从屠苏怀里抠出石头,放在陵越手上,才见他神色安定下来。

  

  “师兄,你前些日子在山下都经历了什么?”

  

  “是啊,大师兄,芙蕖好担心你……额,还有屠苏。”

  

  “没什么,除妖罢了。”

  

  陵越靠着床摸着冰凉的石头,沉默半响,复又开口问:“什么时辰了?”

  

  “午时快过了师兄。”

  

  9

  

  陵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等着丁隐出现。

  

  他勉强喝了些屠苏送来的粥,顶着疲态撑到晚上,也没见到那人的踪影。

  

  “丁隐,你可在这?”

  

  陵越握着石头反复问,没得到回答。

  

  “丁隐,你出来见我一面?这些日子昏迷不醒,你可是生我气?”

  

  “丁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几月就过去。

  

  石头确是那块石头,可丁隐再未出现。

  

  10

  

  “赤魂石由蜀山保管最为妥当。陵越,你如此宝贝这石头,便由你亲自送去吧。”

  

  “师尊,弟子……”

  

  “陵越,石头本来就是无用的,留着只会浪费心力,送回去吧。”

  

  “弟子遵命。”

  

  蜀山距昆仑山有些距离,陵越特意又绕了远路,多折腾了几天。

  

  直到进了蜀山后院,那石头也还是没给他什么回应。

  

  陵越闻着蜀山的草药熏香,万念俱灰地敲开了蜀山长老的门。

  

  “在下天墉城陵越,特来此归还赤魂石。”

  

  门自己打开,陵越走进屋里,惊觉屋内烟雾缭绕,周身事物都不可见。

  

  正在他踌躇不知人在何处时,一双手自身后搂住他的腰,将他带到一处柔软床榻上。

  

  “何人这般放肆!”

  

  “回道长,蜀山,丁隐。”

  

  陵越猛地转头,便撞进了那双赤色眼瞳。

  

  丁隐眯起上扬的眼睛,翻身将陵越压在床上,抚上那张他朝思暮想的脸。

  

  “怎么?看呆了?”

  

  陵越点点头。

  

  “你这样,很好看。”

  

  11

  

  陵越在蜀山这两个月,待得很舒服。

  

  长老的房间宽敞奢华,长老的熏香强身健体,长老的胳膊很好枕,长老的怀抱很宽厚。

  

  长老的一切都好。

  

  “为什么要走?舒服完了就想跑不成?”丁隐赤膊丢开陵越外衫,把人往回拉。

  

  “始乱终弃可不是仙人作为。”

  

  陵越拿开扒着他腰带的手,转眼看着头发凌乱一身慵懒的丁长老,满眼的笑意。

  

  “我待得够久,要回去了。”

  

  丁隐不依不饶缠上陵越,磨蹭着他。

  

  “那我跟你一起。”

  

  “不行。”

  

  丁隐瞬间垮脸,又博得陵越一乐。

  

  “我怕你被芙蕖砍死。”

  



  野剧场

  

  天墉城自陵端之后,很久未出过一个恶霸了。

  

  丁隐的到来,极其自然地填补上了这个空缺。

  

  紫胤真人面前他装模作样,十足的蜀山长老的威严派头。陵越面前,他更是风趣知性,叫人喜爱。

  

  可在别人跟前……

  

  “你就是屠苏?确是块木头。”

  

  “……”

  

  和陵越在一起怕是会无聊死。

  

  “你就是芙蕖?也不过如此。”

  

  “淫贼!还我大师兄!”

  

  丁隐揉揉耳朵,跑去找陵越,躺在他腿上跟他打小报告。

  

  “就你那个师妹,聒噪!跟她在一起迟早变聋子!”


评论(1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