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YOU

被LOFTER二度屏蔽

老司机一脸懵逼

我没写啥

真哒

13

陈霆向来以为,睡醒翻脸不认人这种缺德事只有他干得出来,没成想,今天竟然报应在了他身上。

“大佬,我裤子叫阿霆撕碎了,你要帮我买。”梁宝晴看着眼前穿戴整齐的男人,语气里满是平静。

平静得仿佛从未跟这个男人睡在一起过。

陈霆闻言额角立马爆出两条青筋。

梁宝晴遍布全身的草莓是他种的,腰上腿上的淤青是他掐的,这人怎么就能面对着同一张脸,摆出如此判若两人的态度。

难道只是因为他扣上了扣子,盖住了纹身和伤口?

“你叫我什么?”

“大佬。”

“那昨天睡你的是……”

“阿霆。”

“所以你觉得我们是……”

“一张脸下的两个人。”

陈霆被硬生生气乐了,床上的梁宝晴平静得像是一汪深潭,一望无际不能琢磨。虽然他坐在床上,全身只盖了一块轻薄的夏毯,却依旧让人觉得无法触碰。

可陈霆不服,他不甘心自己亲力亲为的销魂一夜,被署名为另一个人的成果。

即使另一个人,也是他。

“阿霆撕了你裤子是吧。”大佬懒懒转身,默默抓起地上梁宝晴的T恤和格子衫。

“恩……”

刺啦!

大佬举着碎成布条的衣服,示威一般晃了晃,终于在梁宝晴那张淡定的脸上看见了错愕。

“现在你衣服也被阿霆撕了,开心了。”陈霆整了整领带,好整以暇地站在床前。

仿佛那个幼稚地撕烂人家衣服的人根本不是他。

怎么会有人这么恶劣?

梁宝晴一边思考,一边将“还我眼镜”的呐喊掐死在了心里。

14

“变态佬,以后离我们霆哥远点!再被逮住我们定打死你啊!”

梁宝晴被狠狠推下车,他昨晚被蹂躏数次的腰酸痛到快要折断,可他没有感觉。

他直愣愣地看着前面的马路,相机被扔在那里,摔得支离破碎。

梁宝晴气到头都晕眩。

天真的要塌了,他的阿霆,没了。

陈霆近几日十分悠闲,洗白生意风生水起,日子过得更安定,许多事情再也不用他亲力亲为。

于是,在某个狂风暴雨的午后,陈霆坐在咖啡馆里,穿着工字背心带着金丝眼镜,在靠窗位置专心阅读心理学书籍。

身前桌上,是一杯冷热刚好的黑咖啡。

曾经的港大高材生阅遍著作,放下最后一本书,终于按捺不住骂了句脏话。

满纸废话,没个卵用。

大佬看了看表,他坐了整整三个小时。

如果他没记错,梁宝晴照片里的咖啡馆就是这一家,可是……为什么小变态还没来偷拍他?

人果真是贱,陈霆从自身得出的结论。

或许他真是鬼迷心窍,自从跟梁宝晴滚了次床,他就再也忘不了那销魂的身段和板着的臭脸。

无论谁,都不能更让他像那一晚那样陶醉。

“先生,你一个人好久了,介意我拼个桌吗?”

一声轻声细语的问候打断了陈霆淫乱的回忆,来人藕色纱裙,飘飘长发,是那种所有男人心中都会渴望的白净好看的类型。

抱歉,我要等人。

陈霆刚要婉拒,嘴还没张,就看见远处冲过来一个瘦高人影。格子衫,白T恤,圆眼睛。

“你自己坐吧,他今天约了人!”

梁宝晴恶狠狠地冲进咖啡厅,拉起陈霆就跑进了雨里。


评论(1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