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YOU

15

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是,就在梁宝晴浑身湿答答,顶着张煞白的脸像个鬼一样张牙舞爪将那个女人一把挥开时,陈霆的心脏猛地跳了两下。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坠入了爱河。

所以他乐,任由暴走的变态仔拉着走,一路都没停。

直到两人走进专属于梁宝晴的逼仄小屋,关上了老旧的木质门。

陈霆还未说出调笑的荤话,就被人一把推在门上,捧住脖子,狠狠咬了下去。

还是一样的伤口,还是一样的味道。

大佬疼得想要把人拉开,可他舍不得,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小变态搂着他,在发抖!

“阿霆!”终于咬了个够,梁宝晴抬头,接着咬上那张好看的嘴。

陈霆被人叼着嘴,一句话不能说,更疼得说不出话。

他搂着梁宝晴,顺毛似的一下一下抚摸着那明显消瘦的后背。

“阿霆,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好想你!见不到你,我快要疯了,要死了!”梁宝晴睁着满是红血丝的眼睛,里面溢满了恐惧和悲哀。

“……我知道,你……”

“你不知道!”梁宝晴委屈地大吼:“我看见你出来,好开心,看了你好久。可是你却要跟别的女人坐一桌!”

“我没有!”陈霆顾不上嘴疼,矢口否认:“我在等你。”

“可你有看她!你看了她好久,久到我想把你那双眼睛挖出来!”梁宝晴用头死死顶住陈霆的胸口,双手抠着他的胳膊,指甲都陷进肉里。

苍天作证,陈霆只看了那女人几秒。

梁宝晴再一抬头,又是那副迷恋至深的痴情模样,他摸着陈霆的脸,一寸一寸,从上到下仿佛要将那五官纹路刻进手掌。

“阿霆,我可以不打扰你,可你能不能别连我跟着你的权利都剥夺。”

这话说的有些可怜了。

陈霆的手爱怜地把着小变态的屁股,打量着这间一眼就望到头的房子。

总共四面墙,两面都是他的照片,墙角处有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一个被缠了几圈胶布的相机。

怪不得这几天都没来拍他,怪不得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原来是相机给人摔烂了。

16

“阿霆……阿霆……”梁宝晴的意识渐渐模糊,在雨里站了太久,再加上这几日的心神不宁,他的身体就在扑向陈霆那一瞬间崩溃。

他恍惚间也只剩下一个念头,抓紧阿霆,死都不能放他走!

那一声声呼喊变得越发微弱,陈霆将梁宝晴拉出怀中,看着他通红的脸,摸了摸额头。

烫得吓人!

大佬赶忙将人半抱着放在床上,三两下将梁宝晴身上冰凉的湿衣服脱掉,擦干身子光溜溜地塞进被子里,连趁机揩油都没顾得上。

梁宝晴平日里就是一副阴沉的样子,当下发着高烧,嘴唇更是被烧成病态的惨白,看着分外惹陈霆心疼。

大佬轻轻抹去小变态额头上的冷汗,揪着脸也跟着难受:“怎么烧的这么厉害,这么大人了怎么都不顾好自己!”

梁宝晴干巴巴的脸上一双眼睛水亮亮,半眯缝着也要开口辩解:“没有,我跟你的时候,还没下雨。”

得了,感情从早上就开始跟着他,活生生在咖啡馆外边被雨给淋了三个小时!

陈霆气的牙根痒痒,一边气这变态仔的傻,一边又气自己非要端什么臭架子!

可看着梁宝晴虚弱的样子,他就什么气话都说不出了,只剩下满满的心疼。

“你家有没有感冒药?”

“没有。”

“其他消炎药呢?”

“没有。”

“……我现在去给你买!”

事不宜迟,陈霆立马起身,却不料刚起来一半,便又落了回去。

他以为是衣角被什么东西勾住了,低头一瞅,是梁宝晴的手。

“阿霆,我不让你走。”梁宝晴没一点力了,他攥着衣角攥得得手心发酸,唯一一个念头就是不能放手。

放了手,他的阿霆就没有了。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