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YOU

19

梁宝晴也很恍惚,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可阿霆就每次都温柔又包容,换成陈霆就是暴力胁迫。

到底错在眼前的人,还是错在他自己?

梁宝晴望着远处,一时失了神。

可这片刻的失神,在陈霆看来就变成了一种无奈和拒绝。

他把桌子上的东西一把扫到地上,将只穿了一条内裤的梁宝晴哐地一声放在了上边。

陈霆扼住梁宝晴的脖子,让他面对着那两面铺着阿霆照片的墙。

“梁宝晴!”陈霆一只手举起打火机,沉沉开口:“你说,你到底看上了谁!”

“……”

梁宝晴不搭理,陈霆就卡住他的脖子,然后,甩手将打火机轻松扔出。

水火无情,至理名言。

只是一点星火,从照片一角蔓延到了整个墙面,那些照片一张张变形,融化,看得梁宝晴心疼!

“阿霆!”

这下子,梁宝晴才真正有些失控!他起身扑向墙面,想要阻止火势。可是还没站起来,就给人硬生生拽回了桌子!

“梁宝晴!我今天非治好你的病!”陈霆气红了眼,死死抓着梁宝晴的肩,头顶着头,说着狠话。

“照片里是我,你看上的也是我!你认不认!”

“你疯了!火要烧大了!”

梁宝晴挣扎着要灭火,可陈霆按得太死,把他就困在这张桌子上,无论如何都下不去。

“快放手啊!在这样下去我们都要烧死!”

“梁宝晴,要么你认我,要么我们今天都烧死在这!”

“你他妈的……”

没等梁宝晴话说完,陈霆就张口咬住了那张第一次跟他喋喋不休的嘴。

他狠狠地碾压,啃咬,让梁宝晴挣脱不能。嘴唇磨破了皮,舌头也酸涩,可他就是不放过梁宝晴,不给他一点说拒绝的机会。

屋子被火映照成红色,令人窒息的热气中,陈霆吻得不亦乐乎。

失去意识之前,他捧着梁宝晴的脸说:“再问你一次,我是谁?”

“阿霆。”

舔了舔出血的嘴角,梁宝晴看着那双眼睛如是说。

20

睡着的陈霆,梁宝晴是第一次看见。

头发搭在额头,总是乱动的眉头也平和放松,总是精明扫视的眼睛也紧闭,看着倒是亲切了好多。

昨天的暴雨给医院带来不少病人,医生护士跑来跑去,晃得人心烦。

梁宝晴坐在病床前,怎么也想不通,明明都在接吻,怎么只有陈霆一个人缺氧?

他也很用力啊!

因为病情轻微,他们被安排在角落的病床上,床上的人睡了大概三个小时。

梁宝晴不耐地拉起帘子,把陈霆的衣服粗暴地脱掉,首先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左胸口那五个清晰的指印。

啧啧,他也没抓多狠,怎么就青了?

梁宝晴也没多看,对着陈霆肩膀头的龙就是一口,丝毫没留情,牙一使劲就见了血。

“嘶!”大佬吃痛地一抽,再也装不下去,睁开了眼睛。

“醒了?”

“嗯。”

大佬一副被人欠了八百万的样子,瘫在床上。

梁宝晴推了推眼镜,这个动作的意思非常明显,耍无赖预备式。

“大佬,我房子叫阿霆烧了,你要赔我。”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