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狭路相逢

9

“何慕,你这计划案明显有问题,这里这么简单的数据输入你都看错?”何翰对于弟弟的工作向来还是很放心的,可没想到,他冷不防看上一眼,竟然发现了一个再白痴不过的问题。

何慕闻言瞟了眼桌面,漫不经心地说“哦。我昨天太累了,可能是可勇帮我弄的。他没经验,我再改改。”

何翰猛地抬头,只看见他弟一个潇洒离去的背影,气的他差点犯起头晕的老毛病!

薛可勇没经验?那他当初靠色诱薛可勇骗来的那份中标方案难道是大风刮来的?

一个礼拜了,何慕无论是私生活还是工作上,智商明显退化成了初中生状态。

细细盘问,都是和薛可勇有关。

把何翰本就惴惴不安的心鞭挞得千疮百孔。

没想到几个月没见,薛可勇扮猪吃虎的能耐见长,当着他的面在弟弟面前装傻白甜,这手脚真是动的太明显。

何翰甚至觉得他正当着自己的面嘲讽着说,我就是要给你瞎捣乱,就是要报复你。

典型的幼稚儿童。

想到这,何翰揉了揉太阳穴,陷入了沉思。

其实……也难怪他们会变成这样。

自己当初做的绝,又怎么能怪人家报复得刁钻。

更何况,以薛可勇的能力,这种小打小闹,只能算作警告。

也许是特意留给前任的几分薄面。

可何翰宁愿薛可勇杀他个痛快,因为薛可勇越是留情,他就越觉得有愧。

10

薛可勇是个香港人,操着一口正宗的软糯港普,却是个一米八几的暴脾气糙汉子。

大何总再一次竞标中遇见他,领教了他卓越的头脑,遂预谋了一场酒会。

华丽流彩的灯光总是会增加人的魅力值,酒会中碰头那一刻,他们在彼此眼中,都是人群中突兀的发光体。

于数百人中孤独,又于数百人中狭路相逢。

“何翰。”

“薛可勇。”

然后他们举起了手里的香槟。

何翰撑着头回想,在当初他们碰杯的瞬间,自己到底记不记得是为了骗薛可勇,才上前笑着打招呼?

后来他们脱下西装外套,脱下酒会上完美的面具,开始了所谓的恋爱生活。

可能香港的男生都很开放。

何翰总是在各种场合接收到薛可勇热烈的爱。

超市货架后面的亲吻,大街上肆意的牵手,饭店里餐桌上的玫瑰。

可何翰却苦恼,他多年来的修养告诉他,不能这样。

所以,当时的他是真的烦,还是在心里对薛可勇正大光明的爱意自愧不如?

再后来,他们上床,亲密到十指相扣都不够。

可何翰还是在一个薛可勇睡成猪头的早晨,拿着他的计划书,转身就走。

薛可勇边骂边追,诅咒他被鬼插,他连头都没回。

所以,他是真的有意背叛,还是害怕他的不舍会越来越深?

所以,何翰走的时候头都没回,因为不敢看后面那张绝望的脸。

11

大何总心烦意乱,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扶着头俯视大地。

就看见他弟弟搂着一个女人,亲昵地走进了地下车库。

何翰瞬间觉得脑部充血,眼睛都有些发红。

他转身拿起外套,大步开门走出办公室,非要去看个清楚。

奈何头痛欲裂,一开门,就直挺挺向前倒去。

却栽进了一个熟悉的,温暖的怀抱。

“何翰?”软糯的港普带着明显的惊讶。

大何总没力气起身,知道是薛可勇,索性就摊到在了那人身上。

“别动,我头疼。”

“干嘛,又想玩病重总裁梗啊,没门,你赶快起来!”

薛可勇挣扎着把何翰扒拉到一边,起身掸了掸土。

回头一看,大何总还在地上趴地平稳,表情却痛苦万分。

薛可勇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攥了一把,又麻又肿带点钝痛。

“算了算了,我扶你起来,省的到时候赖在我身上!”语气是十二万分的不耐烦,那动作却干脆利落,将何翰扶着坐在了凳子上。

何翰头疼的快背过气,却还想着刚才的事,张口就问:“你现在来干什么?”

“我来,找何慕啊。”薛可勇如实回答。

“你刚才在楼下遇见他了吗?”

“我要是遇见了他哪还会上来!”

何翰终于摊倒喘了口气,还好还好,薛可勇没看到。

12

“何慕去哪了,他平时这个时间都没回家啊。”薛可勇抓紧不停往他身上倒的何翰,一边犯嘀咕。

大何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他平时这个时间早就走了,没回家,哼,指不定去哪快活了。

“我没看到,他的计划方案有问题,可能去哪里改了吧。”

何翰话音一落,就感受到了来自薛可勇胸腔的震颤。他能想象,薛可勇尖锐的犬齿咬在唇上的狡诈样子。

真是幼稚,这样也能笑出声。

也罢,他开心就好。

“哦,他最近工作好忙的,我怕他身体受不了,来给他送点吃的。”薛可勇打开车门,一边把有气无力的何翰塞进车里,一边拿起后座上的保温盒。

大何总闻言又翻了个白眼,你做的东西我又不是没吃过,恐怕何慕吃了身体才会受不了。

“既然何慕不在,那就给你吃好了。”

大何总的白眼翻不出来了,他看了眼驾驶座上递过保温盒笑的一脸纯良的薛可勇,吞了吞口水。

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送命题。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