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狭路相逢

13

“哎呀,你吐什么,我开得很稳啊。”

“看来今天这个菜,没给何慕吃是对的。”薛可勇拍着何翰的后背,笑着说。

大何总挥挥手,示意他赶快停止,再拍下去他吐的可能就是血了。

头晕,又吃了比核弹炸过的厨余残渣还要难吃的东西,不吐就太对不住他多年娇生惯养的身体了。

他现在真是,从精神到肉体,都深刻体会到了薛可勇的杀伤力。

吐得差不多,何翰直起腰。

看一眼薛可勇,他在暖黄色的路灯下笑的开怀,灿白的牙齿晃得他心痒。

好久没看到了。

好久之前,薛可勇每天都会对何翰这么笑。

每次他一笑,何翰就上去搂着他的头止不住地亲,亲到他们都快窒息才肯停。

大何总邪念一起,不受控地上前,伸手捧住了薛可勇的头。

“你干什么……”薛可勇动了动头。

“别动。”何翰轻声说“借我扶一扶。”

薛可勇看着何翰越凑越近的俊脸,还是没忍住,抬手对着他的肋骨就是一个肘击!街头霸王的招式向来狠准,疼得大何总再一次弯下了好不容易直起来的腰。

“何总,我想你应该清楚,我现在是你弟弟的男朋友。”薛可勇退后两步,整了整外套,刚才的开怀样子荡然无存,“我载你回来,纯粹是出于家人的关爱,你千万别想歪。”

最后,薛可勇撞开疼得抽气的何翰,打开车门说:“以后你别再这样了。”

随后他高大的身子钻进车里,流星一样地,消失在夜色中。

14

薛可勇开的保时捷,是他的败家弟弟前两天刚买的。

“哥你看这个车,给可勇,他一定喜欢。”

何慕眼睛都没眨,跟买菜一样轻松就开走了一辆车。

何翰看了眼车,到底没说,薛可勇不喜欢银白色的车,他喜欢更嚣张的颜色,那才衬他。

他弟向来不介意这些形式,却为了薛可勇出手,想必还是喜欢的紧吧。

再不济,也比他这个骗财骗色的强。

何翰拍了拍脑门,决计不要再想任何关于薛可勇的点滴。

今天下午的事,就当做是他虑了吧。

可就在他转身回屋的瞬间,他就看见了八百年不回一趟家的何慕将车停在了门口,鬼鬼祟祟开门进了屋。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何慕又匆匆下楼,手上多了一条围巾。

苏晓晓送他的。

何翰站在对面,隐身在了黑漆漆的夜色中。

何慕关上车门的瞬间,他看到了自己弟弟温温柔柔地把围巾围在另一个女孩身上。

如果他没看错,那是苏晓晓。

15

一连串的冲击令何翰有些吃不消。

他缓慢走进家门,瘫倒在沙发上的瞬间,他的私人电话响了一声。

一个很久没有出现的号码发来短信,何慕在你家吗,电话也不接?

何翰一下子坐起来,反复摩擦着手机,开始缓慢地敲敲打打。

嗯,他大概在办公,今天不会回去了,不要打扰他。

消息发出去,何翰躺了一会,手机才又震了震。

你告诉他不要太晚,我明天去给他送吃的。

大何总放下手机,狠狠呼了一口气,再次仰躺在沙发上。

他用手捂住脸,想不明白究竟为什么会成这样?

哥哥和弟弟,都在玩弄同一个人。

为什么偏偏是他,这城市的男人多的要死,为什么非得是他。

想到这,何翰就揪心的难受。

16

噩梦一夜,大何总来到公司,照样是笔挺的西装,一副干练精明的杀神样貌。

“哥,我的计划书改完了。”何慕走进屋子,整个人神清气爽。

何翰瞟了眼桌子,翻着纸,漫不经心地说:“昨晚上去哪了?”

何慕也没多想,随口就答:“啊,我还能去哪,找可勇了呗。”

一听这话大何总就抬起了头,皱着眉看着眼前面不改色的弟弟,表情越来越凶狠。

何慕被他哥看的有些发毛,心虚地问:“怎么了,哥?”

可何翰还是没说话,就那么盯着他看,看的他冷汗都快流下来。

“哥?没什么事,我走啦。”

“你这份计划书还是有不少漏洞,拿去再改!”

于是,整整一个白天,何慕都在何翰的办公室进进出出,最后索性直接被他哥扣在了办公室里,以各种刁钻的理由修改计划书。

何慕这边一个头两个大,不明白自家哥哥突如其来的找茬。

何翰这边偷偷瞄着表,掐算着薛可勇来的时间。

17

“这么难吃的东西,你让我怎么往嘴里塞啊!”

争吵爆发在寂静的总裁办公室,28楼。

薛可勇终于将自己熬了一下午的鸡汤送进男友嘴里的时候。

何慕被他哥折磨了一天,耐心尽失,一点胃口都没有。但难缠的薛可勇依旧不依不饶地没眼色,将鸡汤举到他眼前。

闻着可照苏晓晓做的差多了!

想到这,何慕大手一挥,将薛可勇举到眼前的碗推在地上。

整日的烦躁终于爆发,他头也没回,走进了电梯。

“何慕……”

“何慕你给我站住!”

薛可勇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一声震天的怒吼打断。

何翰从办公室里冲出来,大跨步走向已经跑进电梯的何慕。

可惜,还是慢了几步,鬼头弟弟已经乘着电梯跑到了不知那一层。

何翰疯了似的捶了几下电梯门,脑门上的青筋都爆出来。

“好了,好了!”薛可勇赶紧上去拽死命按电梯的何翰,拽不动,他就伸手抱住他的腰,往后一带,他就远离了遭了半天罪的电梯门。

“你拦我干什么。”何翰喘着粗气说:“怕我揍他?”

薛可勇拎着保温桶摇摇头:“你们心情不好,是不是因我捣乱的计划书?”

何翰刚想摇头,瞬间就觉得不妥,索性就那么僵直站着,眼睛一瞬不转看着薛可勇。

“我的错,也难怪他生气。”街头霸王第一次对自己的捣蛋感到羞愧,可怜巴巴低下了头:“这汤也难喝,我待会就给它倒了。”

大何总眼疾手快,瞄准了薛可勇的手一把抢过没了盖的保温桶,举起来仰头就喝。

壮士赴死,气势恢宏。

何总舔舔唇,挑挑眉:“成了,倒我嘴里。”

邪魅又狷狂。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