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狭路相逢

大夫和病都是我客串杜撰的,大家看个乐呵就好

 之前看了吃蘑菇中毒的梗 觉得太有意思 就用啦

黑暗料理界翘楚什么的 最萌了


18

何翰住院了,不是什么大病,肠胃炎。

他虽然有严重到可以致晕的偏头痛,却不想连肠胃都如此不堪一击。

“食物中毒引发的炎症。”医生瞟了眼躺在病床上表情带着明显不服的何总一眼,又轻声说:“没见过煲鸡汤放菊花的。”

何翰看着大夫眼神中可见的鄙夷,张开苍白的嘴唇企图狡辩,却还未出声,便被门外嘈杂的声音打断——

“大夫我哥怎么样!”

“医生何翰怎么样!”

话音未落,何慕和薛可勇破门而入,将医生团团围住。

医生不紧不慢地指了指臭着脸躺在床上的何翰,示意病人已经清醒。

何慕和薛可勇见了就轻手轻脚地往病床边去,一左一右。

薛可勇想抓住何翰的手,看见了上边的针头,手势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何慕握住,抓了回来。

弟弟的意图很明显,不想薛可勇碰他哥。

可在何翰眼中那动作就变成了不自觉的亲昵,大何总索性闭上了眼睛。

“医生,我哥这是……”

“食物中毒。”

何翰猛地睁开眼睛,可大夫早就潇洒地甩着白大褂走远了。

然后,他看见薛可勇默默低下了头,以及,何慕看向自己的嗔怪的目光。

19

几分钟沉默。

“哥!你多大的人了,还乱吃东西!”何慕重重叹了口气,拿出我才是哥的假老成惋惜地冲着何翰说。

大何总躲着弟弟乱蹭的手松了口气,转头去看薛可勇。

对方只是皱着眉头,也没见着死里逃生般的愉悦。

何翰往床底下伸脖子一看,保温桶安安稳稳被他拎在手里。

何慕见状拍了拍脑门:“对了哥,可勇给我带了粥,香菇鸡肉的,正好你醒了吃点。”

何慕说着伸手去拿保温桶,薛可勇却把保温桶往后撤了撤,沉声说:“胃病怎么吃东西,受不了的。”

“流食吃一点也是可以的吧,要不就光给我哥吊葡萄糖?”

“不行,吃了会吐!”

何翰看着俩人小朋友似的把保温桶来回争抢,他的心也像吊在了一根摇晃的弦上。

就像左岸生路,右岸是原子弹,他的命运就这样被俩人往生死两边踢来踢去。

最终,这场战争何慕以失败告终,他还是干不过撸袖子瞪着他的薛可勇,放下保温桶灰溜溜地坐在了病床边。

“我去帮你拿药!”薛可勇看了何慕就心烦,索性找个借口出了病房。

何慕也没追,还冲着薛可勇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何慕见状举手想抽他,却被点滴管子扯了回来,疼得他咬牙,太阳穴突了突。

“哥,别闹!”何慕听见动静转过来,赶紧抓住何翰的手塞回被子里,一边嘟囔:“你这几天怎么气性这么大,动不动就跟我发火……”

20

何翰看着弟弟小心翼翼的样子,到嘴边的训话又咽回去了。

他怎么问得出口,问他弟是不是在玩薛可勇,问他弟你是不是还在跟苏晓晓藕断丝连。

他怎么问?怎么敢问?根本问不出口。

“你跟薛可勇……你们……”

“我们挺好的。”何慕一边打开保温桶盖子,一边漫不经心道:“可是吧,总觉着我俩之间缺点啥,不像是在谈恋爱。”

何翰一听心里就像堵了块石头,血液不留,气也进不去,整个人像是被扣在高压锅里。

“可能,男人和女人到底是不一样吧。”何慕一边把粥往嘴里送,一边叹气:“我觉得,可勇那么强的生命力,一定能让我忘了晓晓……”

“他能!”何翰匆匆脱口,扯回何慕飘远的思绪:“你一定忘得了苏晓晓。”

何慕瞅了眼着急的何翰,半响开口:“哥,我以为找个男的你们会受不了,没成想你倒是挺豁达。”他举起勺子递到何翰嘴边:“尝尝,可勇早上做的,还能吃。”

何翰张嘴抿了口,嘴里苦得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

21

薛可勇在取药窗口排着队,心里的火气就是撒不出来。

窝囊!生平最窝囊的一次!

他想的可好,每天在何翰这个缺德老总身边转悠,让他不顺心,让他烦,让他精神病!

可是,在何翰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中,他心中不报仇不罢休的怒吼声渐渐微弱,现在只变成了苍白的废话一句。

他心里再没有波澜,没有烈焰,只有声嘶力竭后的无力。

他还是太年轻,没法去懂何翰在想什么。

那次在何慕家楼下,路灯背面,他以为何翰要亲他,抱他,那亲昵带来的熟悉感让他不自觉想要去迎合。

可他又清楚地知道,从那以后,何翰一直在默默撮合他和何慕。

为什么?

他薛可勇到底哪里不好,让他这么急着往外推?哪怕是推给他弟弟也无所谓,只要不在他何翰何总身边转悠,天大地大哪里都好?

薛可勇把手里的药盒捏的咔咔响,他一直以为这一次何翰的退让终于使他在较量中占了回上峰,可薛可勇知道,赢得始终是何翰。

他的若即若离玩的永远都漂亮,让人分不清真假,自己还是像个傻子,跟三个月前一样被他扯着鼻子走,心情任他操纵。

一点没变。

Duang地一脚踹开门,薛可勇回忆了一下医生嘱咐的话,抬头说:“药拿到了,我们下午就可以……”

“哥好大的水啊,你快划!”

“你坐好,别掉下去!”

出院了……

薛可勇一脸懵地看了眼病房号,没走错啊。

“你们在干嘛?”

薛可勇大声地问着正激烈地摇摆手臂划船的两兄弟,换来了何翰一个焦急关切的眼神。

“可勇!别站在水里!快上来!”

根本没理两兄弟神经病一样的呼唤,薛可勇跑到办公室,把正吃午饭的医生拎到了病房。

医生咽了口饭,推了推眼镜,还是一脸的淡定:“食物中毒导致的幻觉。”

薛可勇见状心惊肉跳地看了眼保温桶,就听见大夫的声音。

“什么粥啊?”

“额,香菇鸡肉。”

“那就对了。”找到病症的大夫很开心:“没熟吧你那蘑菇。”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