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狭路相逢

22

“哥,你看,好多晓晓在我身上跳嘿!”

何慕打着点滴动作迟缓地指着身上一片空白的地带雀跃地说,仿佛下一秒他能开心地翩翩起舞。

何翰没搭理他,觉着这弟弟真是食物中毒致幻了。

“别指了,哪来的苏晓晓。”说着大何总低头看了看自己:“明明是一堆薛可勇。”

薛可勇惨不忍睹地别过脸,深深地觉得自己不适合再进厨房。

现在目标人物何翰身心俱疲且意识不清地倒在病房,他弟弟也没能幸免,变得更傻了。

万万没想到,他以为需要自己勾心斗角一番才能胜利的复仇,竟然一锅粥就能搞定。

他的宗旨明明是杀人诛心,结果却在人身伤害的道路上越走越阔。

点解啊?

“你也别指了,什么都没有!”

上前抓住大何总乱指的手,放在床上。

何翰眼珠子有点跟不上脑袋,转头有点懵地看着薛可勇:“怎么没有,这不就是薛可勇吗?”

说着何翰死死握住他的手,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

薛可勇抽了几次没抽出来,就索性任他握着。

套路套路,都是套路,薛可勇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这是薛可勇……”大何总指了指大腿。

“这儿也有一个……”大何总抓了抓胳膊。

然后,大何总修长好看的手一把盖住左胸口:“还有这……”接着又狠狠抓了抓:“嗯……钻里边去了。”

薛可勇觉得何翰的动作就像是精彩电影桥段的慢动作回放,每一帧都吸引他去细细品味。

纵然他告诫自己,这是套路!

可看着何总那傻了吧唧的样,他一时也不知道是哭好还是笑好,就任由他抓着手胡来。

何翰的手总是凉,以前薛可勇没事就拉着他焐手,顺便调调情。

所以,他有点没控制住自己天生含情脉脉的眼神。

“哥你显摆啥!”何慕看着俩人亲密样,一种孤独感直上心头,“晓晓还在我这呢!”

接着,薛可勇清楚地看见何慕拉开了裤链。

23

晚上十二点,薛可勇开着车把何家兄弟俩载回了家。

在他操着港普跟北京调来的京片子医生理论了半天后,他还是没能让这俩兄弟在医院住一宿。

理由很有力,占床铺也就算了,还在屋里划船。

半路上何慕吵吵着要找苏晓晓,薛可勇也没办法,烦的不行就把他直接送回了他住的公寓。

把何慕往车下运的时候,何翰还吵着叫他不许找苏晓晓。

好不容易到了何翰家,薛可勇熄了火扛着何翰上了楼。

以前俩人一起的时候,何翰就总是在他面前装的一副弱的不行的样子,再说何翰也真的身无几两肉,穿上衣服显瘦得很。

薛可勇以前没少抱他背他顺着他,结果一到床上这货就又是另外一副样子。

衣服一撕,身上的肌肉比他还结实,所以除了被压,薛可勇也没有别的出路。

“我真是欠了你!”薛可勇嘟囔着广东话,把何翰扔到了床上。

生病的大何总无力反抗,任由薛可勇暴躁地将他摔摔打打,一句怨言没有。

“累死我了!”薛可勇摊在何翰身边,有气无力地说:“算你厉害。”

这才几天,一个礼拜,他身心俱疲,做好持久战准备的那颗强心脏早不知道扔到了哪。

“薛可勇。”何翰突然转过身,看着他。

俩人头对着头在两边躺着,何翰一转过来,刚刚好对上薛可勇的眼睛。

大何总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浑浊,亮的像灯泡下边的水晶挂件,明显这人清醒得不能再清醒。

“薛可勇。”

“干嘛……”

何翰生了病,嗓子干涩粗粝,像把刷子刮磨着薛可勇的心,他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这时候俩人能说点什么。

24

“薛可勇,你除了报复我,就没别的目的?”

“……没有。”

薛可勇对这突如其来的怀疑很不耐烦,索性把头别开。

他又气不过,翻了个白眼回了嘴:“何翰,我就算再卑鄙也不可能去偷你的计划案之类的公司机密。”

大何总没说话,他想听的也不是这种没头没脑的辩解。

很奇怪,薛可勇的脑回路跟他好像从来都是接反的,除了工作之外的事,他们的想法总是会南辕北辙。

可何翰知道,薛可勇聪明,他只是下意识地不想去承认。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薛可勇心里咯噔一下,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呼之欲出,他却拼命抵制。

“还喜欢你!你开什么玩笑!”下意识地,他又开始滔滔不绝地否认:“何翰,何翰,我要是还喜欢你我就是天下第一贱!”

“我因为你没工作没房子没钱,活的像条狗,那时候你在干嘛?你在大厦楼顶拿着我的计划书签合约!”薛可勇闭上眼睛,不去看何翰紧皱的眉头和有些心疼的眼神:“我追着你跑了多久啊,你回头看过我吗?”

何翰看着薛可勇痛苦的样子,想去摸他脸的手触电般地抽了回来。

他知道啊,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可还是义无反顾地伤害了薛可勇。

他们之间虽说是他何翰勾引在先,可主动的一方永远是薛可勇,他的感情永远是令何翰畏惧的热烈赤诚。

如果薛可勇现在可以主动趴在他胸口咬上两口或者锤他几下,他一定狠狠抱着他,然后亲他发顶发誓一辈子再也不敢欺负他。

可是薛可勇闭着眼睛,看都不看他。

薛可勇不说,他也就只敢问一次,再问,心口就疼得他呼吸都难。

25

你快来哄哄我,你抱抱我,我就跟你和好。

薛可勇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说出来的话却是:“我不能再这样纠缠不清了,过段时间我跟何慕一分手,我就走。”

他摊在床上看着顶棚的吊灯,感觉说出这句话用尽了他最后一点力气。

不要走,留在我身边啊。

何翰想这么说。

可他只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看着他薛可勇,眼神无比的认真和温柔:“你们不会分手。”

薛可勇没听见,他不想在见到何翰那副毫无波澜的样子,撑起身一步一步走下了楼。

何翰没留他,也没追他。

而那卧室里的灯,就这么亮了一夜。

那一夜似乎成了一个断点,将薛可勇的日子平稳分割,一半是热闹,一半是死寂。

因为从那之后,他再也没见过何翰。

何慕拉着他非要故技重施几次,却都因为没等来大何总而以失败告终。

“怎么会呢?你和我哥怎么就突然这样了?之前他不是都开始介意你了吗,怎么又突然连面都不见了?”

何慕坐在公园长椅上,拎着矿泉水百思不得其解地问着薛可勇。

“不知道,我怎么懂他。”

“你不懂他谁懂他?”

何慕觉得这俩人简直是别扭界的教科书,一个因为总是主动上,所以现在怕了不敢上,另一个因为本来就被动,再加上愧疚连上的想法都不敢有。

他看着都累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