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如梦。忆世

看了个越苏视频, 真乃人间极品,作者也堪称剪辑界天纵奇才。


实在太感动。


讲屠苏魂归一日,来和师兄相见。


看到我哭哭


如侵必删


好感动~


台词和剧情基本就是原视频









如梦.忆世


百里屠苏其人,命运多舛,身世孤苦。


煞气缠身,六亲缘薄。


命中注定有一恩师,一知己,一良人。


“良人?”百里屠苏喃喃。


1


师兄,我回来了。


“屠苏!”


再熟悉不过的沉稳嗓音,夹杂着惊讶与欢愉,在唤他的名字。


百里屠苏咽下喉头涌起的酸涩,眨眨眼,缓缓转身。


那人一身蓝色劲装,神色匆匆,朝他奔来。


三步,他想说,师兄,近日可好。


两步,他想说,师兄,劳烦你日日挂记。


一步,他想说,师兄,屠苏好想你。


等到陵越紧紧抓住他手臂,百里屠苏才开口。


“师兄,我回来了。”


2


琴川的早集还是那样热闹,街道上的人们慵懒地闲逛,又是他们再寻常不过的一天。


就这一天,百里屠苏盼了好久。


倘若他真的不能入轮回,那这一日,也算是他的下辈子。


琴川郊外,竹林深处,一所木屋传来笑语。


“屠苏,真的是你。”陵越领着他在前厅坐下,细细打量着他的师弟,眉宇间是散不去的喜色。


这是自百里屠苏消失之后,他第一次这么开怀。


“师兄,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百里屠苏痴痴望陵越,小心翼翼,却见着他在笑。


“我就相信你,一定会回来。”陵越突然握住他的手,眼神中有光辉闪烁:“这几月,我都在等你。”


“我知道。”


百里屠苏一直都知道,世间最笃信他之人,非陵越莫属。


被师兄弟陷害,陵越相信他,被人冤枉杀了肇临,他义无反顾地维护着,铁柱观除妖,陵越也一直坚守他身畔。


一句师兄相信你,他从小听到大,那温柔的语调都被他刻在了骨血里,仿佛已经听了百十来年,早已熟烂于心。


这般情深义重,百里屠苏怎么敢辜负?


即使身死,他也要魂归,才好让师兄莫再担忧,再顾盼。


“所以我回来了,师兄。我很惦记你。”


百里屠苏也握住陵越的手,攥了攥,看到那人低头笑了,嘴角的酒窝不深不浅,像他永远恰如其分的温柔。


3


清晨,日光熹微。


“饿了吧,我去帮你弄点吃的。”


天色尚早,他也还没用过早膳,想着正好两人一起吃一些,却被百里屠苏起身拽了回来。


“我来吧,师兄。”


于是,在陵越的赞叹目光中,百里屠苏利落地做好了一桌清粥小菜。


整齐码在桌上,看着也秀色可餐,他赶紧拉着陵越落座。


“鸡丝粥,你教过我的,尝尝味道如何。”


陵越拿起筷子尝了尝,细细品味的神色让百里屠苏心中暖意横生。想着若是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


“好不好吃?”


“嗯!屠苏手艺之精进,大有青出于蓝的架势!”


二人相视一笑,在饭桌上谈笑风生,是在天墉城也不曾有过的亲密。


“屠苏,你长大了。”


“师兄说过,长大了,才能照顾身边的人。”百里屠苏又添了碗粥递给陵越,看着屋外渐升起的日头,他怅惋道:“想着我还没能为你做些什么,只希望以后能常做给你吃。”


煮粥而已,百里屠苏说得郑重其事,让陵越不禁失笑,心中却觉得这失而复得的情谊弥足珍贵,不禁也有些动容。


“好。”


他也郑重其事地答道。


4


午后,日头慵懒。


二人倚着庭前栅栏,看着斑驳树影,等时间流逝。


陵越今日的话格外多,怎么说,就像是个心愿得偿的兴奋孩童,不住地跟百里屠苏描绘着二人今后年月。


山高水远,仗剑济世,仙风道骨,挥洒豪情。


曾经,对着稚嫩倔强的小师弟,陵越也这般承诺。


“我相信,有朝一日我能除去身上的煞气,你一定要带我一同下山。”


“我就带你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那是,他从小便期待的事啊。


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原来师兄也一直记着。


“你说好不好,屠苏?”


“嗯?”


陵越又是低头一笑,冲着呆愣的师弟,神情中带着不自觉的宠溺:“你要呆多久,我就呆多久,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好,当然好!


百里屠苏心中猛地一阵钝痛,心口像是有利刃翻搅,疼得他不能言语。


他渴望的,追逐的,向往的一切如今都唾手可得。


在他死后。


他多想,多想……


百里屠苏眼中闪着光,勾起嘴角,冲着陵越却没回答。


可是师兄,屠苏不在……不在了。


5


傍晚,暑气消散。


陵越从屋后拿出两坛酒,开封后,杏子的清甜在屋子里扩散。


他眨眨眼睛,带着点顽皮神色同百里屠苏说:“村民送的杏花酿,我以为没机会打开了。万幸屠苏你回来了,也算是没辜负了这百年的手艺。”说着他倒出一碗酒递过去:“你我二人一直没机会对饮,得了这酒,我就想着能跟你一醉方休。只此一次,回了天墉可就没机会了。”


百里屠苏看着陵越仰头将酒一饮而尽,一阵快意涌上心头,也跟着喝了个干净。


几碗酒下了肚,陵越的脸慢慢爬上红晕,眼神也微微迷醉,像是洒了千万点星辉的银河,荡漾闪烁的都是化不开的柔情。


“屠苏,万幸你回来。”陵越伸手附在他手上,深深望着他。


“师兄……”


陵越看着百里屠苏略带愧疚的神色,摇摇头,没让他说。


“来,我们喝酒!”


不知不觉,月上枝头,白练般灵动的月华倾斜而下,披落二人肩头。


打远一看,竟像是双双白首。


两坛酒快见底,陵越言语间都开始透露醉意。百里屠苏想着也许是他已不在人世的关系,这酒于他,早没了味道,自然也不会醉。


可他倒是想醉,醉了,也能得着片刻的糊涂,沉浸在这虚幻的幸福中一刻也好,让他忘了明日就要离开的事。


离开……


“师兄,若是屠苏当真回不来了……”


“那我便一直等着!”


许是不愿意去向那种结局,陵越笃定地打断了他。


却又忽然抬头,在离着百里屠苏极近的地方对着他的眼睛说:“屠苏一日不归,我便等一日。一年不归我便等一年,十年也好,二十年也罢,你离开多久,我便等多久。”


“师兄等我那么久,可我……”


可他又忽然笑了,像个孩子。


“万幸,屠苏你回来了。”


6


如果百里屠苏还活着,师兄对他说这种话,他一定是开心的。


可是当下,他却心中一叹,坐立不安。


“可是,师兄不是说过,人活一世,聚散离合,岂能事事如意。在一起的时候就要珍惜,分开了,也要学会放下么?”


陵越放下酒,转头看他。


“屠苏不也说过,就算是放不下,藏在心里,有时候也是心甘情愿的。”


“屠苏,我心甘情愿的。”


月光疏影,清风徐徐,清风霁月的陵越对百里屠苏说,为了他,心甘情愿。


酒已干,月下两个身影不知何时依偎在了一起,低声地相互耳语,细碎的声音被晚风吹散,同那逝去的光阴一起,无影无踪。


陵越酒劲上头,倚着百里屠苏睡着。


将他轻轻放在床上,百里屠苏才敢彻底放松下来。他挑起灯火,坐在床边,细细看着师兄的睡颜。


他抓起他的手,细细摩擦着。


方才,陵越在他耳边,说着“这辈子就算是死了,到了九泉之下也要来见你。”的酒话。


“师兄,能认识你,此生至幸。”


终于,他忍不住,吻了上去。


7


翌日清早,陵越宿醉中惊醒,发觉屋内没了百里屠苏的身影。


“屠苏……屠苏!”


失了魂一般,他踉跄着跑出门,去寻找那玄色身影。屋外庭院到屋后竹林,陵越声嘶力竭,神色中隐隐漫上了些绝望。


“屠苏!”


终于,在竹林深处空地上,他见到了百里屠苏。


悬着的心刚要放下,他抬脚跑过去,却不想被一道结界隔绝在那人几米之外。


百里屠苏回头,神情悲恸。


“师兄……”


“屠苏,我马上破了这道结界,救你出来!”


陵越不管不顾地挥剑便砍,却也只是徒劳。


“师兄……”百里苏屠颤抖着声音,眼口鼻具是一阵酸涩涌起,眼泪不住地流了下来。


太残忍,太残忍,他的师兄,不该承受这些。


“屠苏!”


“今生无望……”


“屠苏!”


“盼来世……”


陵越闻言再也承受不住,皱紧了眉头,双手撑着那结界弯下腰来。


心口太疼,他几乎要受不了,喘不过气。


可他还是想看着屠苏。


百里屠苏来到结界前,伸出手对上陵越的,唇语说了句话,让陵越再一次歇斯底里地拍打起虚无的墙壁。


百利屠苏摇摇头,在第一缕晨光破云而出时,魂飞魄散。


好在,他临走时也笑了笑的。


8


天墉城陵越大师兄,不负众望,继任掌门之位。


“执剑长老之位,我心中早有人选。只是此人早已远行,若他一日不归,这位置便永远空着,直到有一日他从远方归来。”


陵越永远都这样说。


无论非议如何,猜疑如何,他始终在等着百里屠苏的归期。


即便他终知晓,那人不会归来。


那振袖拂苍云,仗剑出白雪的御剑风姿,恐怕世人也再难一见。


可他还是要等。


要一直等。


心甘情愿。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