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双替

lo主脑子有坑系列

恶趣味让我的文章充满邪恶力量 是的 我是个变态

我已经在小雷文的道路上一路狂镖,无法回头了。

让我们大声喊出助攻的名字,隔!壁!桌!

(笑)

1.

每周一二开卡车,每周四晚替阿哥应付女人,每周五晚替自己变成女人。

单细胞ben掰着手指,惨了,今天又周五。

“May姐!”

“快点快点!马上到你了!”

差点迟到的大个子傻仔抓过人家递来的服饰跑进更衣室,门一关一开,出来一个高挑性感的美女。

垂腰的波浪卷发,红丝绒露背小礼裙,红底小恶魔高跟鞋,身段完美,独独有些贫乳。

“快,May姐给你上妆!”

Ben在后台永远手忙脚乱,可当台前大幕一拉开,闪烁的灯光映在身上,ben就是眼神火辣,动作撩人的夜店舞妹。

他忘情地扭动腰肢,他色情地舔舐手指,他配合搭档下腰勾腿,赢尽喝彩。

来这里一夜可以赚上两万,小费多时一夜能有五六万,多攒些钱,阿哥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Ben笑了,红唇一弯台下就惊呼一片。

有多少人在瞄他危险的裙底,想碰他乱晃的脚腕,想揉他光裸的后背,ben一概不知。

2.

“bill啊!”角落沙发里,女人使劲晃了晃身旁靓仔的胳膊,叫了好一阵那人才回神。“那舞妹那么漂亮,你去跟她玩好了!”

bill看到傻仔走下台,才回头冲女人笑笑,端起酒杯靠近她,在嘴唇相贴前停下:“我不玩他,我玩你。”

女人缩进bill怀里,娇嗔一阵两人就吻成了一团。

“那舞妹可真靓,不知道睡一夜多少钱?”

“她从来不陪人的,跳完舞就走,多少钱都不给睡!”

“呵,装什么清高,出来卖骚的上不上床有什么区别?”

“怎么你非要试试?”

bill的天赋大概就是一心多用,调戏得女客兴起,隔壁桌的淫笑荤话他听个尽。

揉着胸的手不自觉发狠,身下的女人浪叫连连,丝毫没发觉bill的分神。

现在是十点整,他叫傻仔这个时候回家,他不敢不听的。

隔壁桌的蠢狗,恐怕是要扑空了。

3.

第一次,bill到家比ben还要早。

傻仔外套不见了,后背几块破皮,露背的短裙给撕出一个高开叉,腿根子青一块紫一块。

“阿哥今天回来好早!”傻仔脸上挂着个巴掌印冲bill傻乐,甩着凌乱的卷发,像一只巨型犬般往他身上扑,却被那恶狠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没脑啊你!”bill一个爆栗过去,眼看着ben疼地快飚出泪,却拼命忍住的委屈样子。

“说好十点,你晚两个钟头,找死!”

“不是啊阿哥……”

“敢顶嘴?”

Bill轻松捏起傻仔下巴,盯着脸上的巴掌印:“谁搞你?说!”

“唔……”ben疼得眼红,也不敢挣扎,只能就着bill的手说“没有,ben不会让他们搞。”

“留着让别人搞?”

Bill大力晃晃手中的肉乎脸蛋,有双眼水汪汪,望着他叫阿哥,情真意切。

傻仔就是傻仔,屁都不懂!

Bill气结扯掉破烂的裙子,抓人进了浴室。

又搓又洗,ben一直在讲自己赚了多少钱,小财迷邀功的样子,兴奋的紧。

Bill给他打沐浴露,皱着眉想傻仔给人按在墙上撕裙子扇巴掌的画面,什么都没听见。

4.

Ben睡到晚上才醒,准确说,是被bill的电话吵醒。

今晚不是周四啊,为什么也要帮阿哥替更?

费什么话,叫你来就来!

阿哥好忙,ben是应该分担一点的。

傻仔把自己开解的很明白,穿上衣服就往夜场走,到了地方他才醒悟哪里不对劲,这这这,不就是他跳舞的地方?

角落里的沙发,粘人的女客,灯光暗,所有人都觉得这挂着神秘微笑的男子魅力四射。

是ben是bill,一点也不重要。

“听说今晚那个小舞妹加场!”

“真的?他不是只跳周五?”

隔壁桌絮絮叨叨,ben听个彻底。除了他,没人只跳周五。傻仔也没多想,被沙发上女人强吻,专心为哥哥替更。

八点大幕拉起,ben却看着熟悉的灯光舞台,傻了眼。

台上那是他啊,是ben的脸啊!

傻仔心惊肉跳,不安感瞬间炸裂!

ben在台下,那台上的是……

“阿哥!”

5.

今晚的小舞妹比往常更风骚,黑色小皮裙加长筒靴,眼线挑上天红唇似血滴,像个S级别的高傲女王。

以前的她半遮半掩,总有些娇羞,今天她大开大合,生怕别人看不见他走光。

享受着四起的口哨声欢呼声,舞妹疯狂挑逗台下每一位,马达臀顶到舞伴傻眼!

“bill!bill啊!我就知道你喜欢那个小舞妹!每次都看她看到痴呆!”

Ben没空理身边歇斯底里的女人,直直朝着舞台走过去,他黑着脸扒开一层又一层狂嗨的人群,踩着伸向台上的手,率先爬了上去。

“阿哥!”

傻仔没好气地拉bill往台下走,却被大力扯了回来,然后紧紧箍住了腰。

台下的人个个艳羡,舞妹抓住傻小子的手放在她腰上,围着他贴身热舞。

可惜那小子不解风情,面色如土。

“阿哥不可以这样!跟ben回家啊!”

怀里的ben又似宠物犬一样,急得团团转,看着他眼睛水汪汪,委屈得要命。

Bill扭着腰靠近他,偏头笑,说了句傻仔,然后捧起那张肉脸,张嘴亲了下去。

四周的人群炸了锅,头一次见小舞妹这么狂热,又伸脖子又伸舌头,把傻小子亲得七荤八素。索性大家纷纷叫嚷着渴求一吻。

都被bill凶恶的眼神瞪了回去。

万众瞩目中咬嘴唇半天,ben快窒息。

他迷离望着bill,早不记得自己的委屈,“嗯,阿哥,阿哥你……”

Bill嘴角还挂着银丝,凑到傻仔耳边,声音沙哑:“放乖点十点到家等我,不然阿哥穿裙子干你!”

说着bill捏着傻仔屁股,把人推进了后台。

6.

ben十点准时到的家,分秒不差。

可他等一整晚,都没见阿哥人影,打电话也是关机。

“阿哥……”

可怜巴巴吸吸鼻子,ben握着手机,上边显示账户多了十万。

阿哥就是厉害,随便一晚能挣他几倍薪水。

他就是死笨,除了让阿哥出出气什么都不会。

等了四天,bill依旧音讯全无,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每次ben都失魂落魄。

今晚又是周五,ben不想去,怕阿哥回来他就错过。可傻仔脑筋一转,又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没用,不能给阿哥添麻烦。

于是,八点准时,夜店的舞台上,小舞妹再次如约而至。

今晚是猎奇主题,ben被打扮成了一个贫乳暗黑哥特妹,脖子上一根丝带挂铃铛,抹胸大蝴蝶结黑长直,网袜和粗跟鞋把腿衬得极其诱人。

今晚来的人特别多,ben屏住呼吸上台,想着阿哥的样子,咬咬唇,也大胆摇摆起来。

“我天,今晚更骚了!怎么回事,小舞妹这是打算卖身啊!”

“我出五万买你初夜好不好!”

“我出十万!”

“二十万!”

Ben觉得好多双手在晃,都伸过来想碰他,他也学着阿哥一一给回应。

阿哥你看,ben也好厉害的!

7.

又有人想爬上舞台,保安按个往下踹。

Ben只管跳舞,余光却还是瞟见一个人影打翻保安冲了过来。

下一秒,他被握住腰转过身,还没看清来人,就给吻住了嘴。

这感觉太熟悉,是阿哥啊!

Ben赶紧伸手搂住bill的脖子,亲的愈发用力。

台下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台上又开始亲的难舍难分,定睛一看居然又是上次那小子!

人群中纷纷爆发不公平的呐喊,却见着那小子亲着亲着动起手来,捏着小舞妹的屁股把人扛起来,吹着口哨进了后台。

一路高调扛着人进了家门,bill才把傻仔放下,意料之中的委屈脸。

“阿哥去哪了,ben好想你!”

“想我?想我来这里勾搭男人?”

Bill伸手就要打,傻仔吓得闭眼却没等来巴掌,被拉着手按在了桌子上。

“阿哥不要生气,ben好厉害的,刚才还有人愿意二十万买我!阿哥不要嫌弃ben不赚钱,ben很有用的!”

8.

“你给我闭嘴!”bill拍着傻仔屁股,眯起眼:“不给我好好替更,气跑我老主顾,这样算有用?”

Ben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愧疚低着头,脖子上的铃铛叮叮响。

“我知道自己笨,没用。可ben会好好做事,不让阿哥操心。”可怜巴巴拽住bill的袖子,傻仔又补充:“阿哥,阿哥不能再去替ben跳舞,那样不好!”

呵,bill笑着低头,眼神危险得让傻仔陌生。

“哪里不好?我赚钱,不就是为养你?”

“不行!阿哥不能给那么多人看!ben要自己养活自己……唔!”

咬住叨咕不听的肉嘟嘟嘴唇,Bill不想再跟自己细佬兜圈子,干一发,狠狠教训一顿,他大概就什么都懂了。

9.

“就你厉害!嗯?会赚钱?”bill狠狠一顶,听到ben脖子上的铃铛发出阵阵脆响。

“没我你怎么养活自己,卖初夜?”

“啊!阿哥……”

bill把傻仔的屁股拍的啪啪响,抓着那小细脚腕啃咬,这个地方不知道让多少人碰过。

他受不了。

Ben被压在桌上,干出生理泪,铃铛疯了似得摇,他想跟阿哥辩解,开口却都变成细碎的呜咽,词不成句。

“啊阿哥,阿哥,让,ben去卖,ben就去!”

“丢!个傻仔!”

“卖个鬼!我给你钱,我搞你!别人都不行!”bill加快速度,汗珠悉数滴落摇晃不稳的桌面。“可,阿哥做事,要陪好多人,就不陪ben,嗯……跟别人做这种事。”

“陪!以后只陪你,只跟你做!”

傻仔一听这话眉开眼笑,晃着胳膊攀上阿哥肩膀去要亲亲。

“阿哥不能反悔,ben盖过章了!”

“傻仔!”

10.

Bill不爱男人不爱女人,他只爱自己。

接客,无非是享受被追捧的感觉。玩弄人心,他的最爱。

但老天戏弄,让这世上有了另一个他,索性他心甘情愿堕落。

百无禁忌,即使是至亲,也没人能阻挡他爱的权利。

我爱你,爱你,没人比我爱你。

没了我,你便什么都不是,你是靠着我的爱,所以存活下去。

Bill紧紧被子,在细佬额头一吻。

“阿哥啊,我只问你这几天去了哪里?”

“去给你出气。”

傻仔翻个面窝进他怀里,搂他搂的死紧。

“ben早不气了,撕坏了一条裙子而已,ben给阿哥再买就是了。”

Bill也不气,乐着揉傻仔后背,说不上他是傻是精。

中二病小剧场

Bill穿着皮裙走入后巷,听闻尾随的脚步声,拳头越攥越紧。

“舞妹,又来这里啊,上次被我们又扯衣服又揉腿的,看来是没玩够啊。”

bill闻言回手一拳,狠狠揍,把两个人打得满地找牙,爬不起来才罢手。

“下次在碰他,斩你手指!”

“你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的噩梦~”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