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新年小礼炮特刊

三发.2B组.倔种

 

1.

 

“傻仔!想见义勇为当英雄啊!”bill一巴掌拍过去,ben疼得抽抽。

 

“唔……可他好急啊,我怕下面的人淹死啊。”

 

“那你跳下去淹死怎么办?”

 

“我不怕,我有阿哥救我!”

 

傻仔坐在医院座椅上嘿嘿傻乐,披着毯子像个湿漉漉的小奶狗在bill肩膀上乱蹭,bill也不搭腔,就任他蹭。

 

 “傻仔,”bill绕着ben的头发,眼神邪恶“知道今晚原本要干什么吗?”

 

Ben抬头看他,他伸手按下ben的头,下巴抵在上面。

 

“我们要去情趣酒店。要是你个白痴不去跳海救人,现在你已经被我压在床上捆起来干了。”

 

再抬头,傻仔满脸通红,还带了点期待神情。

 

“看我干嘛?”

 

“ben好想,好想和阿哥去酒店。”

 

2.

 

今晚是ben最后一次跳舞,打扮得比往常更艳美。

 

理所应当的,bill给他搞来一套女装,凭借巧舌如簧和出卖色相。

 

没成想傻仔还穿的心不甘情不愿,出租车上也噘着嘴闷闷不乐。前边老司机看不下去,给ben帮腔。

 

“这么靓个女友,小伙子也不哄哄?”

 

“哄?”bill挑眉把傻仔拉进怀里按住头,冲着司机说:“LOVEHOTEL。”

 

司机即刻心领神会,一脚油门出发。

 

“你哪来的胆子,敢同我斗气,嗯?”bill低头跟ben咬耳朵,热气吹得傻仔一抖:“现在不乖乖示弱,等下有你好受。”

 

Bill觉着怀里裹着绒绒白毛衣的身子一僵,但还是没见人抬头求饶。

 

Bill瞬间气乐。

 

好小子,够倔!

 

3.

 

Ben套着女警制服,被铐在黑色丝绒床边的铁栅栏上。

 

他蒙着眼罩,并不能看见他的阿哥在哪里。

 

他喘着粗气,不是兴奋,而是因为屁股里塞着东西。

 

审讯室,再没有比这更切合今晚的主题。

 

Bill蹲下身,把ben的警帽带到自己头上,看着那波浪长卷发一路向下蜿蜒绕着脚腕,喉咙一紧。

 

“警官,制服不好好穿,想要勾引哪位啊?”

 

“没有嗯……啊啊!我有我有!我要勾引……我勾引阿哥!”

 

很好。

 

Bill抓着上调一档的遥控器,奖赏般亲了亲傻仔伸过来的嘴唇。

 

“就知你这小差佬欠干,规定制服裙要过膝,你偏穿包臀。”

 

“阿哥教育你。”说着,遥控器档位又高一格,ben立马呜咽着扭动身子,挣扎间手铐叮咣作响,bill却只注意那裙下的水色风光。

 

4.

 

“哼阿哥啊,ben要死了……阿哥……”

 

Ben的嗓子都喊哑,Bill却专注埋头在警服大敞的平滑胸膛上种草莓,一手把玩遥控器,一手埋在裙下,进进出出。

 

“警官这里好粉,有人咬过吗”

 

“……有。”

 

“是谁啊?”

 

“是,是我阿哥……”

 

坏笑着咬在胸上一点,bill亲眼看见弯腰抽搐的ben眼罩里滑下水珠。

 

“原来警官喜欢搞不伦恋,真是好胃口。”

 

“阿哥啊……求求你,放过ben啊!”傻仔哭到嗓子疼,腿根被揉到发麻。

 

“放过你?”bill嗤笑,却又好像灵光一闪。

 

“不如警官你给我咬啊。”

 

5.

 

“咽下去。”

 

Ben的眼罩湿的像他的裙子,眼睛却比他的裙子更湿。

 

Bill握着ben的下巴对着那双失了神的水汪汪眼睛,看着傻仔舔尽白(新年快乐)浊,喉结一动,一滴不落。

 

解开手铐的下一秒,ben再也撑不住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一双长腿虚弱交叠,颤颤巍巍。

 

Bill胸中一荡,走过去把小差佬湿成抹布的包臀裙褪下,濡湿一片的臀下一根粉红电线躲躲藏藏。

 

感觉到两条腿给人在了肩上,失神半天的ben警觉地抬头,看见bill撒旦般的微笑时,一丝绝望爬上心头。

 

“阿哥不要啊……”

 

“嘘。”bill把食指抵在傻仔颤抖的嘴唇上,此刻的求饶,无异于春(新年快乐)药。

 

“留着嗓子待会再叫。”

 

“唔……不!”

 

电动玩具被bill顶入深处,ben的眼睛蒙上雾气,电流般的快感腐蚀了他的身体,瘫软在地上随着bill的动作而摇摇晃晃。

 

(像个支离破碎的布娃娃一般被蹂躏。)

 

忙着在人大腿根种草莓的bill抬头,看着马上晕过去的傻仔,笑的贪婪而餍足。

 

“兔绒毯很舒服的,你多躺一会,宝贝~”

 

Ben眨眨眼,突然有了些神采。

 

凭这句宝贝,大概他还能再战个八百回合。

 

6.

 

Ben最喜欢跟阿哥讨亲亲,难舍难分时,就能感受到阿哥对他的需要。

 

但今天不同。

 

“阿哥,ben的嘴肿了……”

 

温水浴缸里,ben跨坐在bill怀里,脑袋耷拉在bill肩头,有气无力。

 

Bill啄着ben的肩头,仔细回想。

 

地毯上,床上,沙发,餐桌,玻璃……

 

还差浴缸。

 

“肿?阿哥亲亲就好。”

 

野剧场:

 

Ben那一夜睡得香甜至极,连梦都没做。一大早醒来,他阿哥穿着衬衫仔裤,站在桌前仔细摆弄着一堆闻着特香的好吃的。

 

“阿哥早。”

 

“不早了。”bill见人睡醒,把傻仔抱起来到桌前坐好,准备吃早饭。

 

“萝卜糕啊啊!”

 

“傻仔吃慢点。”

 

Ben塞了一嘴,鼓着脸抬头看阿哥,bill也低头,笑他傻还给他拨掉嘴角的残渣。

 

下巴顶住怀里乱摇的发旋,bill开口:“以后还乱不乱吃你阿哥飞醋?”

 

“吃。”ben咀嚼,不假思索。

 

“……”

 

Bill笑了。

 

好小子,够倔。

 

然后,重复昨夜。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