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新年小礼炮特刊

懒死人lo主新年放血

是几篇小文的小番外,所有人都很完满。

祝大家新年快乐,得到幸福~

一发.变态组.夜会

1.

今晚的大佬格外骚气。

大油头梳得锃光瓦亮,老头背心扎领带,外边还套了个板板整整的西装。

打扮的跟兰桂坊的小基佬们别无二致。

“阿祥,送我去酒店。”

“哪家?”

大佬略带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对着镜子整整领带才开口:“就第一次那家。”

阿祥咽咽口水,心领神会。

2.

梁宝晴记得,这是他和陈霆第一次正式见面的地方……吧?

嗯,床还是那床,酒柜也在,只是这从上到下泼狗血一样的玫瑰花瓣是什么情况?

过年图喜庆?

正思索,口袋里手机一震,大佬来信:这边塞车,等我,礼物在盒子里。

梁宝晴盯着手机看了一会才走到窗前桌子边,从一大堆玫瑰花瓣下翻出一个盒子。打开,里边是一个市面上能买到的最旧款单反相机。

相机凉凉的,让他指尖颤了颤。

拿起相机,下边是一盒超级装杜蕾斯。

梁宝晴又使劲往下边扒拉几下,啥也没有,神色瞬间有些惆怅。

也不知道这一盒够不够用。

3.

“丢!搞这么多是要活埋我!”

迟到了一个钟头,大佬终于进屋,还没摸到梁宝晴的人,双腿就直直插进了花瓣里。

一帮衰仔!他是吩咐多搞点花瓣,至于这么极端?

咔嚓!

低头闹情绪的大佬抬眼,梁宝晴站在落地窗前冲他乐,脖子上挂着相机,看他的眼神都不对劲。

“阿霆,你今晚好靓仔。”

陈霆对上那双贪婪的眼,他想起那张柔软的床,想起那盒杜蕾斯,心猿意马。

“阿宝,礼物还衬手吗?”

“很衬,跟我以前那个很像。”

梁宝晴一边回答,一边朝着向他走来的大佬猛拍。

一张张,一件件,直到大佬脱得只剩下背心裤衩,站在火红花海中央。

“阿哥今晚开心,给你拍个够。”

3.

“阿霆你……别拉了。”梁宝晴的喉结上下滑动,觉得鼻头有点辣,险些流出热血。

“这姿势不好?”

模特霆靠在床头认真调整动作,却坏心眼把内裤边又下拉几分,弯弯人鱼线勾住摄影师镜片后迷醉的眼睛,令他胸膛剧烈起伏。

梁宝晴尽力克制,却总不自觉把镜头下移,窥陈霆一点禁忌风光。

摄影师调整呼吸找准频道,来了灵感。

“不好,阿霆。你要再往下,再往下。”

“衣服不脱?”

“我不知道,这尺度好难拿捏。”

“不如你来示范下。”

4.

最后一定是要把阿霆搞到床上的。

再一次被撕坏衬衫的梁宝晴边想边狠狠咬住大佬脖子上的伤口,犬齿研磨,感受大佬的胸大肌疼得一颤。

陈霆没说话,把梁宝晴掀翻压在身下,三两下扒光了裤子,也不管人家挣扎得狠,抓住细幼的脚腕分开在身体两侧,摆成一个羞耻的M腿,压在自己膝盖下。

咔嚓咔嚓,丝毫没犹豫。

“玩艳照门,model梁。”

陈霆抓着梁宝晴在一堆玫瑰花里乱扑腾,心里的野鹿上蹿下跳。

“屁股抬高点,对,再高点!”

咔嚓!

“阿霆,我没力了……”梁宝晴眼睛上绑着领带,脸压在枕头上,大佬还在拎着他的腰往上提。

陈霆闻言掐了下手中软肉,一本正经训斥:“敬业点,维港烟花还有四十分钟开始,你加油。”

梁宝晴不满地回头索吻,得到激烈响应后才意犹未尽舔舔唇,抬起腰:“嗯哼……我尽量。”

大佬看他乖,又忍不住捏着梁宝晴屁股亲两口腰窝。

“乖,叫阿哥!”

“阿哥啊~”

5.

“看啊,烟花啊!”

舔着梁宝晴玫瑰味汗湿的后背,大佬狠狠癫了两下,叫人快看窗外。

“嗯,好美……啊!”

美吗?梁宝晴真的看不到。

落地窗外的景象缤纷得支离破碎,他沉浸在巨大的快感中难以分神,他的阿霆在抱他,亲他,弄他,他得专注缠他再紧些。

“阿霆,你快抱我,抱紧点。”

“别勾我!”说着陈霆就伸手把梁宝晴抱了个结实,一双大手肆意揉捏,脸也凑过去,咬那人耳垂。

 “烟花好不好看?”

“我不中意嗯……我只看你。”

“丢!真要命!”

陈霆想起第一次梁宝晴在这张床上青涩的样子,再看如今这淫荡的小变态,不知打哪出生出一种由衷的成就感,抓紧小细腿,腰上用力大操大干起来。

“干!爽死!”

梁宝晴颤颤巍巍撑着大佬肩头,被干出哭腔:“阿霆跟我才爽!嗯……别人没有!”

“是啊是啊!别人谁都没有!”

大佬干红了眼,差点一个使劲把梁宝晴顶出去。

6.

早上六点俩人才睡着。

陈霆再醒时天都黑了,梁宝晴还跨着他的腰,在被碾成渣的花瓣堆里睡得香。

大佬摸着腰上细滑的小腿,无聊的紧。扭头看见床柜上的相机,伸手拿来。

“啧啧。”真是禽兽。

即便是他自己,看见相机里的淫乱场景,也禁不住骂一句。

梁宝晴张着腿哭,被他用手指翻搅嘴唇,全身上下的吻痕红得发紫。

交给阿sir,分分钟又一本少男被奸案实录。

看着看着,陈霆把玩小细腿的手又开始不老实,往更热的地方摸索……

“咳。”抓住不怀好意的手,梁宝晴眯着眼睛,显然还未睡够:“阿霆……”他虚弱摇摇头。

见此风吹雨打后小枯叶般的颓靡相,黑暗中觉醒的大佬心头又是一荡。

“嘴一个就好。”

“……”

管他呢,骗人上床什么不能说?

野剧场:

酒店淫乱两日play迎来收尾,大佬却上蹿下跳,面色如菜。

“我内裤呢?又不见了?”

大佬始终不愿意相信,梁宝晴说他有半夜梦游吃内裤的毛病。

“再找找吧,不急。”梁宝晴不紧不慢推推眼镜,看着光腚满地跑的陈霆,摸着饱满的裤袋微微一笑。

阿霆的第六条超人内裤,get!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