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求生之路

应该又叫总受之路 阿杰比ben还蠢我觉得 

开春了,写个np吧

总是萌上冷cp的感觉好微妙

夜半空虚多寂寞

 自己产粮自己磕

1.

阿杰最近很衰。

原宿风小女友跟他分手,开的精品店又倒闭。

身边陪着的有异装癖好友sheman,通体墨绿小乌龟坚诚,精品店遗留尾货和一辆骚粉小车。

这都什么鬼?阿杰沉痛捂脸。

Sheman不想朋友困难到活不下去,拍拍阿杰肩膀,给他指了条发财致富路——送毒菇。

阿杰一开始是拒绝的,但一想到自己再撑几天可能连饭都吃不起的时候,还是咬咬牙上路了。

干!人家没怕的!

阿杰壮着胆子进了PUB,就着灯光昏暗音乐嘈杂,被人暗算误食了一颗毒菇。

那刻开始,阿杰的认知严重跑偏。

他不知道自己浪叫着冲进人群,热辣辣地扭了段秧歌,然后冲上台,被一帮人围观脱裤子。

“这菇后劲挺大的!”

“嗯,看出来了。”

大明星秦朗看了看台上那个把手伸进内裤里biubiubiu的傻小子淡淡地说。

台下的人都羡慕阿杰那么嗨,也暗戳戳鼓捣毒菇吃。

一个两个都开始发疯。

秦朗推开别人递给他的菇,端着酒杯抿了抿酒,索然无味。

原本来这想好好玩一玩放松一下,却没成想这帮人比演唱会还疯。

大明星瞄了眼台上最嗨的那个,玩完了,正撅屁股往台下钻呢。

这平时精美大餐吃多了,偶尔换个路边摊,找点新鲜感也不错!

秦朗推开趴在他身上软绵绵的大胸脯美女,怀揣不正当理由跟着阿杰进了男厕。

高级PUB,洗手间都很有格调,黑压压大理石配奢华洛世奇水钻,隔间看上去都比其他地方宽敞。

空间大,回音自然也够响。

大明星循着那个压抑的,色情的,挠他心的喘息声过去,一个门一个门地踹。

到最里面的门时,终于有个男声吭吭唧唧回了句,有人。

那一嗓子,百转千回如同春风绕岸,把秦朗干涸已久的心吹出了一点生机,

痒痒的,很刺激。

大明星很久没有过这种蠢蠢欲动的兴奋感,立马抬起腿猛踹一脚。

嗯,高级厕所门结实的很,纹丝不动。

“例行检查!”大明星精虫上脑,一边把门砸得哐哐响一边煞有介事地喊。

明明这种话白痴才会信,可偏偏里边的那位正在“发毒”,逻辑早抛到了九霄云外。

于是秦朗就亲眼看着那门锁一点点旋转,旋转,然后松动。

几秒钟功夫,他却出了一身大汗。

门刚开一个小缝,秦朗立马手肘顶上去,感觉门后的重量一轻,接着被他轻松推开。

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一转身一垂眼,他看见马桶上坐着个大眼仔,正抬头瞅他,撑着墙的胳膊还发抖。

裤链没拉,衣服也不怎么立正。

大明星呼吸又重了几分。

“额……请,请问……”

“不许问!”

秦朗对准阿杰那双湿漉漉明显欲求不满的嘴唇,猛地撞了上去。

他狠狠地碾压,吮吸,偌大一个洗手间里全是淫靡的接吻声和粗喘。

阿杰在毒菇催动下原本就动情,突然又被吻住嘴唇,即使想要抗拒,却也抵不过身体的本能。

他下意识地抱秦朗的头,把人狠狠往自己身上揉。

秦朗一个翻身让阿杰跨在腿上,让他搂着自己脖子。他一边猛吸阿杰嘴唇,一边把阿杰的裤子扒开,让他的衣服更乱。

“爽!”很久没这么爽了!

秦朗顿觉自己像是解了毒瘾一般,后脑壳都发涨。他大手缠住阿杰抬起的脖颈,转着圈种草莓。

一颗,两颗,吸一口阿杰就抖三抖,勾引秦朗多年未觉醒的施虐欲。

“轻点,轻一点啊……”阿杰锤着秦朗胸大肌难耐地晃脑袋。

毒菇的邪恶力量太过强大,还没见什么真本事,阿杰就攀上了快活的巅峰。

他像是溺水,撑着秦朗这棵浮木,仰着头向上大口追寻着新鲜空气。

他一呼吸,秦朗就咬他喉结,爽的他要昏迷!

大明星正要提枪上阵之际,阿杰终于受不了瘫软在他身上。

“喂……喂!”

可惜了小明星正斗志昂扬,跃跃欲试。

“轻一点,轻一点……”

“轻你个头!”

秦朗摇了摇阿杰,人已经神志不清说胡话了。

大概在做春梦。

大明星白眼一翻,懒得伺候,穿好裤子把人往厕所一丢起身就走。

还爽呢,爽个屁!

一炮没打成,干让别人爽了。

这么浪,要是让别人捡去,不白便宜了他们?

秦朗往厕所外边走,越想越不对劲,抓心挠肝的难受。

不行,我得睡他!

大明星随即折返,一去不回头。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