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求生之路

5


地平线隐约发亮的时候,秦朗躺在草地上呼哧呼哧地抱着阿杰喘。


“daddy跟我一起看日出怎么样。”


阿杰眼皮都没抬,拧着秦朗胳膊上仅有的一点软肉,窝在他胸口闷声说:“不好吧。”


“哪不好?”


“再呆一会,蚊子快把我们吃没了。”


秦朗想想,也是,他两这一夜的荷尔蒙和二氧化碳大概把这山沟沟里饥渴已久的蚊子都引过来了,倒是因为俩人动作太大没得空咬。


“那回去吧,这么长时间在外边,我弟弟该担心了。”


“弟弟?”阿杰抬起头问:“哪个弟弟?”


“坚诚喽,daddy!”


掐了掐阿杰瘪起来的嘴,秦朗坐好抓起衣服一件件往阿杰身上套,看上去精力十足丝毫不见疲色。反观阿杰,像只听话的猪崽儿,赤条条一个任秦朗摆弄。


“你轻点啊,我腰酸。”


“是吗?”秦朗瞥了阿杰一眼,看他表情是有些难受,随即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可他原本也没用多少力。


“好了,”秦朗轻轻拍拍已经快睡着的阿杰,“起来回车里睡,这草扎人。”


阿杰听话揉揉眼睛,在草地上使劲打了个滚,没撑住又栽倒在地上。


滚了几次没成,阿杰不干了,窝在草地上耍无赖。


“不行啊,我好困都没力起来。”


“要不你先回去,我睡醒了就,就去找你……”


秦朗蹲起来,看阿杰越说越没劲,发现人是真的困,就没再叫。


轻手轻脚把阿杰背到背上,秦朗掐紧手里肉乎乎的大腿,认命往回走。


回到剧组时天还没亮全,组里一个人都没有,眼前的车挨着车寂静无声。


阿杰已经在他背上打呼呼了。


秦朗把人背进房车胡乱给他洗了把脸,然后扒光衣服拿毛巾给蹭了蹭,才把阿杰放在床上。


猪崽子一上床就翻身把被子夹在腿下,屁股冲着秦朗,看得大明星直摇头。


对人这么没防备,难怪会给他抓到把柄。


抓来桌上漫游的坚诚,秦朗敲敲龟壳:“daddy是不是很蠢,嗯?坚诚。”


“阿哥待会要去开工赚钱,你看好daddy别叫他让人拐去知道吗?”


坚诚望着莫名出现的阿哥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样子跟阿杰如出一辙,倒也算是给了个回应。


“真乖。”


秦朗满足地把坚诚放回桌面,又盖好小方巾,给它打开了热灯照着。


又起身给阿杰拉上帘子,秦朗也简单洗了一下,没折腾一会天也亮了,大明星没补觉就下了车,直接拿着剧本化妆去了。


今天山沟沟的戏份是最后一场,拍完就可以直接开着小车回酒店享受大床房去了。


大明星坐在化妆小棚子里,矜持地遮住嘴角一抹淫笑,看得一边给他扑粉的化妆师嘴角一抽。


“朗哥你是不是痒?”


“痒?”大明星眼睛咕噜噜一转,“哎呀,是有点。”


又带头套又换衣服,两个多小时过去,仙风道骨的高人才从凳子上重新站起来。


高人刚准备拿起剧本研究研究,就发现前方一小片骚动。


一辆保时捷低调开进剧组,导演剧务都帮着清场开路,大土路四处扬灰,一片土雾里,那车窗缓缓摇下一扇、


秦朗不由地抻脖子看了看,发现经纪人的大脸正卡在车窗里四处张望,经纪人眼睛尖,扭头就瞧见了秦朗,大声喊了句,秦朗,快过来。


大明星看经纪人的样子隐约觉着不对,赶忙放下剧本就冲着那车过去,还没等说话,经纪人就手动示意他住口。


“先上车,带你见个人。”


秦朗被土呛得嗓子紧,也没多问,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车里倒是舒服,关上窗子同外界尘嚣隔绝,开着音乐空调,人就像坐在了歌剧院里。


“神秘兮兮的见谁?国家领导人啊?”


大明星在车后座,穿着古装四仰八叉,倒在经纪人身上就想睡。


经纪人怼开他飞了个白眼,一巴掌照着秦朗后腰啪啪就是两下,大明星疼得捂着腰指着经纪人你你你了半天,差点又挨几下。


“这照片,你自己看!”


经纪人扭头掏出一堆纸片片往秦朗怀里一甩,气鼓鼓看着他:“你呀你呀,就爱玩,这次搞大了!这些放出去你铁定完!”


秦朗挥挥广袖,漫不经心地把照片拿起来一张张看,越看眼神越冷。


“呵,真是新鲜出炉。”大明星翻个白眼把照片塞进袖子里,不屑地瞟了眼前边开车的司机:“昨天刚搞完,今天就出照片,你们也真是辛苦。”


“你还别说照得我挺骁勇。”照的阿杰也真骚。


大明星看着经纪人脸色没敢乱说,索性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等经纪人骂他骂累了,他拍拍手示意他淡定。


“不就是个何瀚么,我搞得定。”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