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桃君妹妹

我就是要瞎乱写(๑˙❥˙๑)

YOU

这对就是浪浪浪~

想起来林宥嘉的诱  瞎写的 阿宝的变态人设太好用 我实在是情不自禁(括弧笑

5

“对不住啊,你讲的阿霆……是哪位?”阿祥在一边站了半天,听得一头雾水。

但梁宝晴没回应,连个不屑的眼神都没给他,始终盯着陈霆,眼睛都不动。

“阿霆就是阿霆,就是没有你在他身边阴魂不散的阿霆。”梁宝晴看着大佬的眼睛,一句话说的缓慢顿挫。

可阿祥知道,那句话,就是对他说的,绝不是对陈霆。

他想起这小子在自己照片上画叉的事,再看看那恨不得要把陈霆看出个洞的眼神,他暗骂了句变态,却依旧不动声色。

气氛霎时静默,床对面的两人互不相让,暗涌的气势都好似要把对方吞没。

阿祥只等着自家大佬按捺不住,抄起桌上的红酒砸人的一刻。

“这样啊……”陈霆对上那两道炽热的视线,冲着阿祥耳语几句。

最后,在梁宝晴快要烧出火的怒视中,阿祥骂骂咧咧地退出了房间。

6

“这回我是阿霆了吗?”陈霆站起身,不急不缓地走到酒柜前,开了瓶酒,拎着杯停在了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梁宝晴。

“不是……”

“那怎样才是?”

陈霆倒上红酒,暧昧的酒气瞬间就扩散在二人周身。

“你松开我,我就告诉你。”

梁宝晴的声音不重,却沙哑,像是在陈霆心上来回拨撩的羽毛,不停勾引着他的趣味。

大佬也不说话,将酒杯举起一饮而尽,那棱角坚毅的下颚线条让梁宝晴眸子一沉,喉结猛地动了动。

陈霆一手拉过梁宝晴,将他翻身压在床上,三两下就将绳子松开。期间,他的指尖偶尔摩擦过梁宝晴不整的衣衫间暴露的肌肤,冰凉细滑。

“说吧。”陈霆双手撑在梁宝晴两侧,鼻尖和鼻尖只有三公分距离,他鼻息间夹杂的酒气被梁宝晴全数吸收,叫人快要晕眩。

太暧昧,又刺激,简直比梁宝晴印象中的每一次,来得都畅快。

“说啊。”大佬低沉的嗓音就在耳畔炸裂,带着恶劣的勾引,让梁宝晴呼吸猛地加快,胸口剧烈起伏。

“帮我脱眼镜。”梁宝晴垂下眼帘,克制着颤抖开口。


评论(2)

热度(13)